杨静:智能进化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万顺28

2018-09-12

  吕彩霞吕彩霞女,汉族,1957年6月出生,山东青岛人,美国侨眷,博士研究生,工程师。2005年6月加入致公党。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致公党中央副主席,国家海洋局总工程师,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表1976年11月至1983年9月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水文物理室技术员(其间:1978年8月至至1982年7月山东海洋学院物理海洋与海洋气象系物理海洋专业进修)1983年9月至1985年7月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系软件专业学习1985年7月至1990年7月国家海洋局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干部(1998年1月晋升工程师)1990年7月至1994年1月国家海洋局管理监测司台站监测处主任科员1994年1月至1994年12月国家海洋局综合管理司保护区处主任科员1995年1月至1998年7月国家海洋局综合管理司自然保护区处副处长(主持工作)1998年7月至2000年10月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司海域管理处处长(其间:1997年9月至2000年6月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环境学院环境科学专业学习,获工学硕士学位)2000年10月至2001年12月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司助理巡视员兼海域管理处处长2001年12月至2007年10月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司副司长(其间:2000年9月至2003年7月中国海洋大学海洋环境学院环境科学专业学习,获工学博士学位)2007年10月至2008年9月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司副司长兼海岛管理办公室主任,第十四届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表2008年9月至2010年11月国家海洋局海域和海岛管理司巡视员兼副司长,全国妇联十届执行委员,第十三届北京市人大代表2010年11月至2011年12月国家海洋局海域和海岛管理司巡视员兼副司长、兼海岛管理办公室主任2011年12月至2013年3月国家海洋局海岛管理司司长(2012年12月当选致公党中央常委)2013年3月至2013年12月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委,国家海洋局海岛管理司司长,第十四届北京人大代表,第十五届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表2013年12月至2014年7月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委,国家海洋局海域综合管理司司长,全国妇联十一届执行委员,中国国家机关侨联副主席2014年7月至2016年1月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委,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巡视员、副局长2016年1月至2017年12月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委,国家海洋局总工程师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致公党中央副主席,国家海洋局总工程师,第十五届北京市人大代表,第十六届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表2018年3月至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致公党中央副主席,国家海洋局总工程师,全国妇联执行委员,中央国家机关侨联副主席,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致公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十四届中央常委,十五届中央副主席  7月17日,中共中央在中南海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就当前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听取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的意见建议。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试卷根据岗位代码分A/B/C三个方向。杨静:智能进化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敷贴对象:2岁以上儿童及成人。  贴敷时间:成人小时;儿童小时。常规贴敷时间在2小时左右,如感不适、灼热难忍可提前去掉药膏。  禁忌人群:孕妇、2岁以下儿童、敷贴局部有破损者不宜敷贴;疾病发作期,如正在发烧、咳喘等。  避免电扇直吹或温度过低的空调房间久待。

    信号二:限制企事业单位购房已开始  南京发布微信公众号消息,近日,南京市房地产市场综合执法办公室发布《关于调整我市企事业单位住房限购政策的通知》,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暂停向企事业单位及其他机构销售商品住房。目前全国已有西安、长沙、杭州、上海、深圳、南京6座城市宣布限制企事业单位购买品房。

  去年北京和上海先后提出了5年150万套和5年170万套的预期目标。还有不少专家提出土地供应与城市人口挂钩的建议。供需平衡应该是房地产发展长效机制努力的方向,而且首先应该是数量的平衡。如何才能使供需趋于平衡呢?以往的房地产调控主要是抑制需求,但这只能见效于一时,需求会在调控之后爆发出来。

写此文时,北京的天空特别澄澈,简直可以媲美北欧。 弦月银灯,坐在桌前回望,从4年前开始做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我对社会政治、人文情感议题的关注更少了。

与AI技术的迭代速度和爆发力量相比,人类社会变迁就像是一帧帧慢镜头,实体相关领域更是如此。 2013年,库兹韦尔已经出版了《奇点临近》,但彼时还没有Alpha-Go更没有AlphaZero,也没有波士顿动力会后空翻的机器人,因此对人类终局的预言几乎还处于半巫术的范畴。

谷歌和DeepMind在数年间带给世界巨大的冲击,2017年圣诞前夜,马斯克在范登堡发射猎鹰9号火箭,当一级二级火箭分离时,它瑰丽的身影给在加州山火威胁下的美国精英天启般的震撼。

人类未来的出路何在?太空和AI是否会给我们最终的解答?2017年,中国精英已经经历了《未来简史》世界观的洗礼,马斯克又有一本新书推荐,这部2017年8月出版的新书《生命:在人工智能的时代生而为人(:Be-智能进化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可以总结为两个字——普智。

刚读到一篇报道,人的大脑皮层神经元爆发式增长,其实是因为数百万年前一个基因突变打开了大脑新皮层神经元增殖的开关,使得大脑新皮层的密度暴增,而新皮层承担着人类高级认知功能,其质量占大脑全重的80%。

今天地球上70亿人口,可以说都得益于这个神经元暴增的基因。

而恐龙、人类相继对地球生态的统治,证明智能的高级形态可以快速复制并形成垄断地位,在不同层面上对物质世界进行改造升级。 换句话说,物质世界的普智进程一直在加速——从宇宙创生的混沌到生命进化再到人工智能的未来。

在普智进程中,智能范式的进化和迭代使得物质世界总体智能化程度不断提高,在进化中占据优势的智能范式增殖最多,可控的物理空间也最大。

举例来说,人类感知系统与昆虫同源,所以人类本能还是对蛇与蜘蛛有恐惧,但昆虫近年来大量减少,无论品种还是数量、重量都大幅降低。 另外,人类的大脑运作机理与猩猩猴子极其类似,与老鼠也没有本质区别,但类人猿当前的生存境遇可能还不如昆虫。 这说明在人类主导的现阶段,智能还没能达到遍在与同步,即使在人类社会内部也存在巨大差异,造成了社会不公等问题。 人类社会也在不断运用教育、传播、公益等各种形式来进行更广泛的普智化,但用生物智能的模式推动普智进程存在诸多局限和障碍。

好在我们可以指望技术进步作为更有效的解决方案,既然昆虫的大脑并无显示量子效应或者不可知的迹象,那么人类大脑的运行机制总有一天也可以破解和模拟。 届时AI能达到的智能水平至少可能与人类和猩猩的差距类似。

从智能进化的趋势看,人类这种智能载体就会退居其次,理论上看无论数量或控制范围都将退缩。 而普智进程的下一个阶段,AI智能共同体(生物智能+机器智能)的计算中心、存储中心、通讯系统和感知执行终端都将全面智慧化,这个混合智能范式的共同体将彻底解决智能的同步与共享问题,也将是全面开源、开放、分布式的复杂数据处理系统。

而人类主导权的让渡是下一个阶段社会变迁或者说是普智跃迁最核心的看点。

智能共同体从人类创立主导到AI自我主导的过渡期,我们要担当的历史重任是前所未有的。

好消息是,智能生命最终将不再有死亡的恐惧,因为物质世界会整体加速智能化,连一粒灰尘都有可能智能化,构成人体的物质会加速转型为万物智能的云+端——那么未来可能会达到一片雪花也是一个智能处理器的阶段,所有物质都可以充当全知、全智、全能的计算介质与传感器。 最终应该是所有物质都可以共享精神、意识与智能,也就是万物有灵、宇宙觉醒。 我们作为人类这一段漫长探索终将成为其中一片雪花或者一座雪山承载的记忆。

那时,我们也将成为宇宙整个智能体系的一部分,得“大自在”。 如果那时宇宙中还有很多昆虫、蛇、猩猩和人类等等智慧终端的话,那他们的大脑应该跟我们已经很不一样了,至少已经智能网联化,智能终端既可以是昆虫形态,也可以是细菌或者人类,也许那时候你就不再想投胎为人了,甚至换条蚯蚓试试体验一下?届时将不存在物种的智能差异,只要智能共同体的大脑是互联融合一体的,那就还不如选择做一片可以动的雪花呢。

宇宙中所有物质互联,智能无限、无所不能,这大概就是人类所一直追寻的彼岸?2017年底前看了一台马戏演出,太阳马戏团是世界第一的,买票时票务方特别解释“演出里面没有马”。

结果看完发现:岂止没有马,演出里根本就没有动物。 这部马戏有关人类的梦幻——生与死,恐惧和挑战,对潜能与极限的想象,印度哲学在舞美和音乐里的贯穿。 看到高空吊环和高跷后空翻的部分,想起波士顿动力那个后空翻的机器人。 人类的体能和智能看来都在逐渐逼近边界效应,物理现实的体验成本高企。

我在想,总有一天,我们人类的表演就会被当做更高级智能系统娱乐的马戏——因为人类是可以被训练的,我们的想象力和智能被生物形态束缚和局限,那么在自留的乐园里自娱自乐也是好事。

我们或许不过是另一种聪明的马,智能进化最终还是要告别马或者人这个载体,回归到精神的起点和终点——也就是全智状态的“宇宙智能共同体”。

那时,我们都会是这个智能共同体——宇宙智联网当中的普智的神经元,既然这个普智共同体全知、全智、全能——所有神经元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民主的、即时共享的,但系统会被最智能的某些突变引领不断升级迭代,我们(物质)的结构和表现形式也会遍历各种中间态,最终达到无限自由。 (作者系新智元创始人,本文首发于2018年3月15日《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