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何和面包错过了两千年

外语教育网:中国超大型外语培训网站!

2018-07-17

  各级党组织要关心爱护基层干部,主动为他们排忧解难。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要把干部在推进改革中因缺乏经验、先行先试出现的失误和错误,同明知故犯的违纪违法行为区分开来;把上级尚无明确限制的探索性试验中的失误和错误,同上级明令禁止后依然我行我素的违纪违法行为区分开来;把为推动发展的无意过失,同为谋取私利的违纪违法行为区分开来,保护那些作风正派又敢作敢为、锐意进取的干部,最大限度调动广大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激励他们更好带领群众干事创业,确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断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2016年1月18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  第五,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容错纠错的思想体现在科学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方面,就是要提高广大干部解决改革发展基本问题的本领,提高广大干部的战略思维、历史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和底线思维能力。  要加强对干部的教育培训,针对干部的知识空白、经验盲区、能力弱项,开展精准化的理论培训、政策培训、科技培训、管理培训、法规培训,突出针对性和实效性,从而增加兴奋点、消除困惑点,增强工作责任感和使命感,增强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信心和能力。  ——2016年1月18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  要学习掌握唯物辩证法的根本方法,不断增强辩证思维能力,提高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的本领。

  有一次,不到10岁的她从家走到保定火车站,央求排队买票的人帮她买火车票去石家庄找妈妈(当时父母均在石家庄政法干校学习班),旁人看她年龄太小,谁也不敢给她买,她只有沮丧地回到家中。现在想想,真是十分后怕。中国人为何和面包错过了两千年

  非商品住宅类可售物业也还有空间,不在本次政策限制范围内。但更重要的是“服从市长,敬畏市场”。这轮政策对岛外并没有关门,只是限贷限转让,也就是并不影响“真爱”客户,只是不欢迎炒房客户。柏勇:对于一个人来说,当你面对众多选择,但是只有一次机会的时候,你就会珍惜。对岛外度假“刚需”置业客群,在这个阶段尤其是的。

  或者挑选户外帽子,能把眼睛、耳朵、脸、背部和脖子都遮住。

  用巡航导弹打击目标虽然效果很好,但是这种武器的使用成本实在太过高昂,即使是美国也承受不起。针对持久的,还是炸弹、炮弹这样廉价武器来得实惠。可问题是,俄军自用的精确制导炸弹的实战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多次执行轰炸任务都严重偏离了目标。俄军精确制导炸弹偏离目标俄军图-22、苏-34、苏-24战斗轰炸机、主要承担对地面目标的打击能力。

作者:维舟来源:《意林12+》  近来看纪录片《面条之路》,让人不无感慨地意识到面条对人类生活竟有如此深远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面条自问世之后,在中国得到了最大发展,而在西方,传统上的主食都是面粉制成的另一种食物——面包。   然而为何如此?这恐怕未必是口味偏好,而是因为,食物的发展也总是受限于特定的社会条件,其演变遵循极强的路径依赖。

  面条和面包的原料都是面粉,而要制成面粉,自然首先得有麦子和石磨,而石磨在中国的推广一般认为迟至秦汉之际。

  不难想见,在不能将麦子磨成粉的时代,“粒食”是相当难吃的,因为只能放在陶器中蒸熟——米饭也是蒸熟,比麦粒可口太多了,但稻谷在先秦更罕见,属稀有的美食。

  或许可以作这样的推测:中东种植小麦、发明石磨都较早,人们选择的是在土灶中将面食烤熟;但中国在种植小麦时,石磨未推广,以至于先秦的华夏民族可能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只能将麦粒蒸熟或煮熟了吃。   开始的差异决定了此后的一系列差异。 陶器对中国人饮食习惯和烹饪方式的影响极为深远,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中国人大量地使用蒸、煮这两种方式,而这推想起来应该都源于在陶器中加水使食物变熟的做法,这与中东、欧洲那种将食物直接在火上烘烤的方式大为不同。   在全世界,只有中国兼用四种烹调方式:煮、蒸、烤、炒,当然此外另有烩、煎、炸、煲、熬、煨等做法,但毫无疑问,中国最古老的烹饪法是蒸煮,烤从未成为主流,而炒菜一般被认为是宋代以后才出现的特殊烹饪法,因此炒面原也是中国所独有。

  这样,面粉这种食料,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中便顺理成章地发展成种类繁多的面条了:中国人既然惯用蒸煮而非烧烤,那么很自然地就把和好的面放进水里煮熟了。 唐代出现刀切面,宋代则发展出细长的挂面,而中国人惯用的筷子又特别适宜于捞面条吃。

简言之,面条在中国,一如火药、印刷术发明出来后在西方的传播一样,都遇到了最适合其蓬勃发展的社会条件。   不仅如此,中国的烹饪方式将面食全面整合了进来。

除面条之外,又出现了包子、馒头、饺子、馄饨、汤圆、粽子,总之它们都是或蒸或煮,而非烤制使熟。   而现代西方快餐的典型代表汉堡,其实仍是面包烘焙的变种。 西方最常见的饼干,同样是烤制而成。

  饮食习惯一旦养成,常常极为保守。

俞为洁的《中国食料史》对此颇为惋惜:“中国农耕社会的过早发达和蒸煮法的绝对优势,使中国人与面包这一美食白白错过了两千多年的光阴。 ”  也不必遗憾我们和面包错过了两千年,如果当初中国人选的是面包,那么这世上或许会多几百种面包,但肯定不会有1200种面条,甚至也不会有包子、饺子、馄饨和汤圆了。